和红:下辈子还是会选择学医

2014-10-30 11:17:24作者:董飞

【采访理由】:高知家庭、书香门第、人大教授、业界专家。和红老师总是谦逊的说自己就会考试,她专业不失轻松的授课风格赢得了人大学子的公认,没有之乎者也的刻板却有着学究的厚度;丰富的国内外求知履历得到了业界的认可,不在乎鲜亮的服饰却有着纵观天下的眼界。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,然而和红老师用自己的努力证明,知识就是力量。


和红:下辈子还是会选择学医



        记者:和红老师您好,您在校园工作时间应该不短了吧?想了解一下您的教育经历以及职场履历。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17岁进入河北医科大学,5年本科毕业后,我就留校当了3年的老师;在高校工作大部分老师需要继续深造的,于是就努力考上了研究生,到现在的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,三年毕业之后留在了上海第二医科大学,又当了四年老师。其实那时候当老师是比较轻松的,没有现在这么大压力,一周也就几次课。因为比较轻松,没有特别忙,想想没事儿就考个博吧。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会考试,后来也就轻松考上了北医,在学校读博期间,也还算不错,担任过院研究会主席,党支部书记等。现在回头来看,那个时候还是比较优秀的。比如每个学院有一个特等奖名额,那十有八九就是我的。后来,毕业找工作,印象也很深刻。那时候博士不多,投了七份简历后,都得到答复,均表示可以接受。当时,有协和医院、中国CDC、北京CDC,中国人民大学等,主动权在自己手里,面临的问题就是你要去哪儿,要朝着什么方向走。
        当时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的相关领导找到我们学院的领导,表示想要引进一个有医学背景的人到这边做“人口健康”的交叉学科,后来就来到了这边。当时印象特别深刻:一个周五的上午,我和院长见面聊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就走了,就在我刚刚离开回学校的时候,这边就有人打给我电话,说下午可以过来签约。当时的自己因为接受的单位比较多,所以还是底气比较足的,特牛气地说“下午没空儿,下周再说吧,哈哈”。后来综合考虑了很多因素,再加上受这种教育世家的影响,就来到了中国人民大学。
        我经常反思自己的过去,我记得在一本书的结尾处,我曾经总结过一句话:我走过很多地方,在不同的地方似乎都有贵人相助。但实际上后来想一想,走到今天到底是不错的运气促成了自己?还是因为自己的努力而把握住了机会呢?我更偏重于后者。
        我发现自己每上一个台阶都是很无意的,没有之前就给自己定下一个非常坚定的目标,每次进步都是“走一走,读一读”的状态。中途到国外学习有机会留在美国,但是大概惰性太大了吧,想想一切都要从头开始,还是算了吧,还是利用自己在国内已有的基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为什么会选择学医呢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几个方面的原因吧。首先,这个跟我家庭有关系。家里很多亲戚都是医生,最高有做到医院院长、骨科专家的。从小在这个环境中,耳濡目染,渐渐就喜欢上了医生这个职业。
第二,我从小牙齿不太好,经常牙疼,从小就看牙病,于是从初中开始就想做一名牙科医生。
虽然学医很苦,经常需要把一本本很厚的书从头背到尾,但是我还是在建议我女儿去学医。这源于我的一种理念:人这一生很多事情都是有定数的。要受的苦也是定量的,前半辈子如果很刻苦,吃了很多苦,那么后半辈子就会舒服一些;若前半辈子贪图舒适和安逸,那么后半生就会很劳累。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明知道学医很辛苦,每年还是有那么多人选择呢?那一定是因为后期回报大。首先,工作很稳定;第二,职业的潜在价值大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来生,我可能还是会选择学医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前后半生的分界点在哪里呢?有没有一个年龄界限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还是在四十岁之后。
        可能在转折点之前,你一直是在不停的积累积累,你看不到收获,你开始怀疑,你甚至会有些动摇。拿我本身来说,过了四十岁之后,突然发现自己成了某个领域的专家,自己作为专家被各种团体或者学术单位邀请,自己认为在学术上还是有着很高的含金量的,虽然觉得这些头衔来的有点突然,对这些给自己的称呼多少也有点不适应,但后来也就慢慢适应了。
然后你明白了,自己付出的一切,终于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现在很多传染病依然存在,甚至挺猖獗,再加上环境污染严重,比如雾霾的出现,都在加剧着人类生存环境的挑战,您作为【社会医学】领域的专家,有怎样的看法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有这么一句话:人类发展的历史就是与疾病作斗争的历史。
        通俗点讲,就是在人类发展过程中,一定是有疾病同时存在的。比如说很多年前,结核病在当时是一个难题,很难治疗,而如今容易的多;目前艾滋病是一个难题,而将来艾滋病一旦可以消灭或者防治了,那时一定还会有新的疾病出现。自然环境、人口流动、生活习惯等等都肯能是造成很多疾病传染或者流行的因素。
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某个人口学家曾经说过:唯有战争、瘟疫或疾病,才能迅速地减少人口,因为这些灾害,能够暂时缓解人口过分膨胀的威胁。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不是人为地控制人口增长(比如计划生育属于人为控制),当人口数量发展到一定阶段时,必然会有疾病的出现来客观地控制这个人口数量。
        人类作为整个生态环境的一部分,如果对资源索取太多就会造成生态失衡,那么大自然会反过来惩罚人类,从而间接地扼制这种行为。
        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,自然界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。



和红:下辈子还是会选择学医

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医学是一个需要持久学习的专业,在课堂上,您有着怎样的教学理念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我上课的风格跟别的老师不太一样,我的课堂上只有一个要求,即不允许说话,剩下干什么都可以。比如,早上八点的课,你可以把早点带到教室来吃,上课期间你可以喝水,你若觉得我的课没意思可以带着电脑过来干别的。但是,在我的课堂上,很少有这些情况出现,这点我还是很自信的,因为我讲的东西正是他们所感兴趣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学生们非常信任我,比较隐私的问题也经常跟我聊。比如说意外怀孕流产后怎么科学地对待自己的身体;偶尔个别男生的出轨如何对自己的健康负责等等,总之,学生们对我都挺信任的。在家里对我女儿也同样是这样朋友式的关系,在她上小学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聊些有关性健康及人体结构等方面的问题,虽然现在很多初中都有这些知识方面的介绍,但更多的时候都只是简单介绍一下,不愿意深谈,更是很多家长忌讳的内容。但这时候我女儿已经普及完相关知识了,所以并不会出现很多孩子在青春期会出现的问题,比如早恋等问题,她的同学们也都很羡慕她能有我这样的妈妈,能和妈妈去讨论这类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如今义务教育阶段的性教育,学校做的还是远远不够的,一方面是因为很多学生家长不接受,他们会认为这种性知识的介绍会误导孩子学坏;;另一方面,也是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伦理纲常原因吧。于是在中国,性教育就成了义务教育阶段的盲区。
但是有没有考虑过用不同的教育方式呢?
        比如说对于孩子的由来问题,中西方的父母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是不同的。美国的一个孩子问父母,自己是从哪里来的?这对父母用一副非常美的画面描述了出来,他们的父母通常会这样说:你是一个可爱的天使,我和你的妈妈正在教堂举行婚礼,那时你正好路过,你觉得这对夫妻不错,于是你就下来做了我们的孩子。而相同的问题中国父母是怎么回答的呢?相比于他们,我们孩子的出身就显得特别凄惨了,有说路边捡来的,还有说是从垃圾堆里顺手捡回来的,甚至有的父母告诉孩子是下雨的时候掉下来的。这种解释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,以至于有些孩子到了青春期会更叛逆。
        在中国人民大学天地人大的BBS里,有很多学生对老师的评价,我是“中国人民大学最受欢迎的老师”之一,我的全校选修课不少学生从大一就抢,到大四依然抢不到,甚至有上了研究生后终于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现在“社会医学”专业就业形势是怎样的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我的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各自单位都是骨干。其中,一部分学生成了公务员,好几个都去了海淀区的卫生监督,还有去银行的,还有独立创业的,总之都非常优秀。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讲,人大的研究生就业都不是问题,至少说你的学历代表着你的能力,而能力强的人自然抢手些,好找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这么多年一直和校园打交道,有没有觉得一定程度上局限了自己的视野?有没有觉得是一种遗憾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从国外回来之后,曾经想过体验一下不同的职业,比如去麦当劳做服务生、去旅馆做一个月的清洁工,但是由于各种原因都没有去做,,这也算是一种遗憾吧。
        也有朋友说过,说在校园待的时间久了,整个人就会显得简单一些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成为一名医生,我相信我也一定是个好医生。但算不上遗憾,因为目前的工作除了教课科研,跟社会上还是有一定交集的,比如我们经常跟某些部委合作做相关课题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怎么看待高学历与高薪水的关系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比如说本科毕业月薪四五千,想换工作,想找到更高的平台,想有更高的收入,这时研究生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砝码,刚毕业的研究生比刚毕业的本科生收入高,那你读研究生就值;但同样本科毕业,经过两年的历练,收入不错混的也风生水起,那就没必要为了证书去考试了,除非你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学识。
        我跟我的研究生说,不在乎你读的是什么专业,研究生的经历就是一种能力的培养,不怕你不会,只要肯学,两年之后能够独立完成科研任务,这就是能力的培养。
        读研是什么,不是仅仅为了一纸文凭而读书,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和与人竞争中为自己增加砝码的过程,是为了提升个人能力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:想过自己开一家医院或者诊所吗?在业余时间有没有自己的“副业”?
        和红:
        想过开医院,但投资很大,同时成立医院需要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,这一点很麻烦。倒是很愿意在别人的医院里面自己做一名管理者,曾经也有这方面的邀请,但可能是觉得自己火候未到,就拒绝了。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最想做的是成立一家养老院,首先是因为中国逐渐迈入老龄化社会,养老院在这件事情上有一定的承载作用,有足够大的市场需求;第二,就建养老院这个产业来说还是很赚钱的,但是目前好像个人和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每一位忙碌的职场人士在忙碌的工作间隙,都会时而想起曾指点过自己的良师,他们谦逊无私,他们包容严谨。看似在校园中多清闲的老师们,实则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;而正是这批高知在岗位上日复一日的付出,才有着社会各个领域的进步。

标签:职场领秀人民大学

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分享到:

X职场招募兼职猎头
闫妍:“变现”是评价一个猎头顾问能力的核心指标

闫妍:“变现”是评价一个猎头顾问能力...

2016-08-24高端访谈
王旭升:让互联网充满家的味道

王旭升:让互联网充满家的味道

2015-09-10
互联网汽车行业里的柔情女侠——访FF高级经理李梦薇

互联网汽车行业里的柔情女侠——访FF高...

2018-07-16电机驱动
陈一舟:绝对不会放弃人人

陈一舟:绝对不会放弃人人

2014-10-08职场领秀
智通深圳人才网

智通深圳人才网

2018-08-07福利待遇
回到顶部